照顧者說  安絲莉.約翰史東(Ainsley Johnstone)

   當馬修第一次說出「我有憂鬱症」時,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我們彼此相愛,

未來一片光明,不管是什麼,我只覺得我們可以一起面對。

  我從來不曾面臨過憂鬱症的問題,也絲毫不知道那將為我帶來什麼影響。
  就許多方面來說,這正是我們決定創作本書的原因。
  如同其他任何疾病,活在黑狗陰影之下的照顧者,必須扛起負荷、收拾殘局、殫精
竭慮,往往不知道能向誰求助、該如何是好,時時感覺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這可能
很累人、很挫折、也很令人心煩意亂。
  然而,照顧者的角色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足以對心愛人的康復產生無比作用。他
們不只能提供精神支柱,還能在醫生看不到的範圍觀察患者的療癒過程。他們對患者本
人、乃至於患者的處境和狀況,也有較深的認識。
  我在為本書做研究時,和一些走過相同歷程的人談過話,這讓我了解到與他人分享
經驗的重要。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感覺真是太安慰了!
  康復的關鍵在於患者和照顧者雙方的接納程度和處理方式,而這是馬修和我透過誠
懇的溝通、不懈的努力、同理心和盡可能發揮幽默感,才達致的成果。
  這著實考驗了我倆能否如同人們在立下婚約時說的那般「同甘共苦,不離不棄」,
但同時也開啟了我倆所有的溝通管道,並讓我倆建立起更深刻、更有意義的關係。
  我們希望這本小書能讓你認識心愛的人心中那隻黑狗,並且帶領你們走上康復之
路。憂鬱症是可以治療的疾病,而非無期徒刑。事情總會過去的。
 

 

被照顧者說  馬修.約翰史東(Matthew Johnstone)

   二○○五年初次將《擁抱黑狗》的稿子交給出版商時,我斷然強調我不想成為憂鬱

症的代言人。憂鬱症只是我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當時我對他們說的那些自我防衛的
話,其實是我處理內心恐懼的方式─將一件相當私密的事情放到公領域來展示,總是令
人不安的。我也擔心一旦你越是和某件事牽連在一起,人們便越會以這件事來界定你。
  創作《擁抱黑狗》在許多方面都釋放了我。以治療而言,這是我做過最棒的事,不
僅讓我開誠佈公地面對我是誰、經歷過什麼、從經驗中學到什麼、最終真正想從人生得
到什麼,也持續不斷地提醒我必須身體力行,管理好自己的生活,把黑狗牢牢關在籠子
裡。擁抱我們真實的樣子,是解開束縛其中一個最好的辦法。
  創作《擁抱黑狗》所帶來的其中一個副產品,就是過去幾年來我發表了許多關於走
出憂鬱的演講,對象包括社區團體、偏遠地方和大規模的公司組織。這讓我上了寶貴的
一課,學習到藉由幫助他人來療癒自己。
  無論我發表演講時處於何種文化中,現場的氛圍似乎總能反映社會大眾看待憂鬱症
或精神疾病的態度。人們走進房間,先是有點尷尬、一片靜默,眼睛盯著地板、屁股在
椅子上不安地挪來挪去。然而,演講過後,情況明顯逆轉。大家彷彿獲得解脫,紛紛放
鬆情緒的煞車,開始「真正的」交談─往往是第一次這樣談。
  每個人的人生經驗各不相同,但談到憂鬱症時,黑狗之歌的歌詞似乎總是如出一
轍。而在相同的處境中,我們或有不同之處,但最終我們要的都一樣:愛、和他人的連
結、一份了解和情緒的和諧。
  我常被問到一個問題:「你對照顧者有什麼建議?」
  我通常會回答:「你得問我太太。」
  「嗯……」他們又問:「那她什麼時候要寫書?」
  事實上,我們討論過,但卻不曾付諸實行,直到泛.麥克米倫出版社(Pan Macmillan)
找上我們。一開始我很猶豫,因為我不認為還能以發生在我身上的事為主題再寫一本
書。然而,一天夜裡,安絲莉和我坐下來,不出幾小時,我們已經寫滿好多張紙的想法
和塗鴉。《擁抱黑狗》誕生了。
  接著,安絲莉走出去訪問了許多人,他們的伴侶、手足、父母或孩子也有黑狗相伴。
他們的故事證實了許多我們既有的想法,也給予我們一些相當不錯的見解。整體而言,
過程中不時會有我剛剛提到的轉捩點,他們大多會說以前從來不曾這樣談過。
  我們多數人都過著忙得不可開交的生活,很難得會「真正地」去交談、去傾聽、去
內省。我們多多少少有點像那些水生昆蟲,總是輕輕地掠過水面,卻很少深入水中世界。
並不是說我們應該時時談論「深刻而有意義」的話題,但如果偶爾坦白掏心、分享腦海
裡的想法,未嘗不能豐富人生、安定人心、帶來力量。
  雖然本書是安絲莉和我聯手完成的,我卻想把我的部分歸功於她,以及所有陪在心
愛的人身邊的黑狗照顧者。和一個憂鬱的人相處並不容易,但安絲莉和我一而再、再而
三地向彼此證明:情況可以被掌控,壞事也能得出好結果。我們真心希望這本小書能幫
助我們證明!
 
汪汪!

 

創作者介紹

橡樹林出版

oakc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陳筱筑
  • 要正確的照顧一位憂鬱症的人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也有遇到過憂鬱症的人有憂鬱症的人發起脾氣來是很恐怖的一定要找到對的方法,來照顧他們只要遇到憂鬱症的人一定要記得不要去刺激他,他做甚麼事都不要理他只要不傷害人為原則這要做才會是幫助憂鬱症的人最好的方法以上是我對憂鬱症的人的看法.謝謝